老物件里最年轻的风景――故宫志愿者的故事


发布时间: 2018-10-27

  叶奕宏(光明日报实习生)

  王婷:要有包容的心和发现美的眼睛

故宫的志愿者在为观众讲解。故宫博物院供图/光明图片

故宫的志愿者在为观众讲解。故宫博物院供图/光明图片

  王婷算是故宫年青自愿者里边的“老人”了,她说,本人加入故宫志愿者的大家庭时还在读研究生。接受培训时,专家和年长意愿者们大方得体的立场、妙不可言的讲解让她心生向往。

  王婷说,像这个美籍华人一样对文物抱有极大热情的中青年越来越多了,每当看到他们认真和好奇的样子,她都会感到“值了”――不枉自己费尽心理把每一件文物像串故事一样连起来;不枉自己恶补了那么多书,一直更新讲解词、查阅补充新的资料;不枉自己顺便空出周二下战书,既不接课程也不陪家人……她信赖,自己的讲解就像给游客心里埋下了一粒种子,在未来的某一天终将萌发出对历史和传统文化的热爱,因为“中国的历史文化真的是一座巨大的宝藏,看得越多,了解的越深,你就感到越美、越好、越令人着迷。”

  原标题:老物件里最年轻的风景

  当问到五年的志愿生涯有不让她心生倦怠时,王婷略带惊疑地反诘“怎么会疲惫?”在她眼里,故宫总会带来新的惊喜。“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,春夏秋冬的紫禁城都有不一样的景致。”但这么多年来让她始终热忱不减,更多的是由于游客的鼓励和表彰。一位美籍华人带着妻子和孩子听着王婷的讲解,从第一件文物听到最后一件,最后感叹说,忽然发现切实中国的文化特殊有魅力,固然在国外接收了良多西方文化的教导,但这次讲解让他感到自己被从新浸泡在中国传统文明中,觉得自己的根仍是在中国。他决定要把国内各大博物馆都走一遍,还加了王婷的微信。之后,湖北博物馆的编钟、南京博物院的《八骏图》……每到一个博物馆,他都将其中的珍品分享给王婷。

  《光明日报》( 2018年10月27日 05版)

  在博物馆进行志愿服务给解博知带来了无穷的乐趣,也是他最自豪的一件事。从2014年至今,他在首都各大博物馆累计志愿服务595小时,在故宫服务的时间约占其中的五分之一。漫步在宫内走不完的回廊小径中,解博知有时候会变得很感性。“比如路过东华门的时候我会想,英宗复辟从这儿打进来的,白莲教起义也从这打进来了,东华门今天还在,那些人都已经入土了,就像石鼓馆里面苏轼的那句诗‘人生安得如汝寿’――然而你又会想今天的世界和他们当年的世界比较好得太多了,所以这就是我们为什么依然为自己甚至为别人的生活而努力的起因:可能不什么声势浩大,我们只是平静地做着自己该做的事,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。”

  解博知是个皮肤有点黑的高个男孩,笑起来一口大白牙,衬着一身白衣显得阳光利落。这个24岁的大男孩当初清华大学攻读修筑学硕士,“是修建学的历史方向,”他在自我介绍时特别强调。

  “学建造的绕不开故宫,学建造史的更是如此。”故宫作为历代宫殿修筑的集大成者,也是我国古代宫城发展史上现存的唯一实例和最高水平,自然在每个建筑历史学生的眼里存在相当高的地位。

  现在已领有雕塑馆被迫服务3年教训的解博知,对讲解颇有心得:“官方讲解词会勾勒一个大体框架,但咱们要让它丰满起来,形象起来,让大部分观众能懂得。”

  当长发飘飘的知性美女王婷坐到记者对面时,记者恍惚有种回到学生时代跟班主任姐姐谈心的错觉。一问果不其然,是位英语老师。

  有一件事他记得特别清楚,一个小孩指着一尊观音像问:“为什么他要骑着乌龟?”看着小孩充满求知欲的眼睛,解博知愧疚地告诉他“我也不知道”,这让他意识到佛教知识是自己的弱项。“后来查了资料才知道,观音骑的基础不是乌龟,是鳌。”对解博知而言,每一个新发明就像一个个的点,它们会连出一条线,进而交织出新的常识网络。“在这个过程中会学到更多的货色,这并不是别人教给我的。比喻说雕塑馆里面有三件作品是和宦官有关的,其中两件都来自万历年间,这就可能和慈圣太后有关系。然后我就去理解慈圣太后,懂得她是什么人,在张居正的改革里起到了什么作用,和万历皇帝的关联如何……而后你就会发现,原来地铁二号线上有一站叫长椿街,长椿街上有一座长椿寺和她有关;十号线上有一站慈寿寺也跟她有关,一件展品能跟北京城里这么多地方连起来,很有意思,是吧?”

  张雪靓向记者介绍,首批25名文物医院的志愿者中有老师、研讨生、媒体工作者等,入选后分为A、B、C三个小组,对应文物医院的三段建筑功能分区进行针对性培训,考核合格后上岗。现在需要每段两人、共6人实现一整次讲解,但她等候着自己有一天能独当一面,熟练地实现高品质讲解服务。而所谓“高品德”,一要正确,二要有感情。准确不难――文物医院会供给相应实验室、仪器的说明,她自己能从网上查找资料,专家和资深修复师也能帮忙把关;难的是“把这些知识消化吸收,用自己的语言有趣地表白出来。”对于这一点,一代又一代的志愿者们通过总结个人教训、揣摩观众心理,已经总结出了一套十分适用的办法:打比方和讲案例。

  解博知:我们宁静地做着该做的事,让这个世界变好

  志愿服务中,他留心到自己面对的是各种各样的观众,不同的观众会提出不同的恳求:“对想听的、对文物感兴趣的游客,我们就有必要从他们的兴致切入,根据他们的懂得才干进行讲解――诚然厚此薄彼,但还是有必要‘分层教诲’。”

  故宫文物医院,记者见到了这里的志愿者之一张雪靓,这个短发女生十分干练稳重,坦诚中透着一股认真劲儿。

故宫的志愿者在为观众讲解。故宫博物院供图/光明图片

  作者:李韵(光亮日报高级记者)

  现在一晃已经五年,王婷在故宫已经服务了300多个小时了,当年仰慕“前辈”的姑娘如今也成长为别人眼中的“先辈”了。她服务过不拘一格的游客:当真的、好奇的、吵闹的、浮光掠影的……也解答过各式各样的问题:有问价文物的,有询问服务设施的,有请求帮忙设计参观路线的……她促学会用一颗容纳的心对待各种各样的观众,因为“故宫是全中国、甚至全世界的遗产”,它对所有人开放,而志愿者的任务,就是帮助他们更好地领略故宫所蕴含的文化之美。

  当问到促使她萌生“进宫”之意的契机时,她的双眼一下子亮了,“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和《国家宝藏》。”纪录片里谦逊、执着而内敛的“大国工匠”,节目中对紫禁城满怀深情的志愿者,让她突然以为自己真的该做点什么。“故宫不是一个,或者说不应该只是一个用来‘打卡的景点’,如果能用自己所学的货色推动更多的人正视故宫,正视传统文化,正视志愿者事业,是一件特别荣幸的事。”因此今年4月,故宫面向社会公开应聘文物医院志愿者时,她果断报了名。“早就在‘故宫讲坛’里听过文物病院的大名,特别好奇,而且我敬佩的那些从事修复工作的老师也在这里,可能近距离一睹真容。最主要的是,自己终于也能为社会贡献一份力量了,感到特别开心。”

  张雪靓从本科到博士始终学的是土地资源管理,当初博士后攻读的则是水利工程,与“文物”“考古”等范围八竿子打不着。但她平时就对中国的历史文化很感兴趣,是每两周一次的“故宫讲坛”的常驻听众。从自己和友人们参观博物馆的经历中,她深深感想到志愿服务的重要性:不仅是为游客参观供应便利,更重要的是“自己记忆犹新地看一遍,与听着讲解、带着理解看一遍,收获的东西将大不一样”。

  张雪靓:让我的脚步慢一点,更慢一点

  在故宫博物院里,记者有幸见到了这么三位年轻人,他们跟记者分享了自己在博物馆中度过的青春故事。

  【守望家园】

  当问到这是否耗费精力时,张雪靓坦言,准备讲解词、进行讲解服务,确实会占用一定的个人时光。然而,每次走在文物医院的长廊里,看着修复师们淡泊名利、用终生的时间尽力去做好一件事,她就不由自主地让脚步慢一点,再慢一点,就像有一个开关,只有摁下去,再多的浮躁也变得淡然。所以,与其把时间花在追剧上,张雪靓宁肯用来援助更多人了解传统文化底蕴,懂得文物修复工作者的工匠精神。

  她一边说着一边带记者走向她负责讲授的A区――文物科技实验室。“光学相干断层扫描系统”“气相色谱-质谱联用仪”……这些凉飕飕的仪器在张雪靓的口中变得活色生香。比方,色谱―质谱剖析实验室,是对文物中混淆的有机质材料进行分辨跟识别的试验室,她在先容时说:“好比宫保鸡丁这道菜,咱们想晓得它是怎么做的,于是就取一点汤,而后通过对汤汁的分析,反推都放了什么调料,比如酱油、醋、盐,这样才华实现原来的配方、本来的味道。”介绍修复案例时,她又将宁寿宫符望阁顺风板雕漆各有机成分的辨认,比作对狮子、老虎、大象的分辨。从这些活跃比拟的背地,是非常用心。

  在年轻人的生活里,两个小时都能干些什么?四集电视剧?一章故事?沙发上的一场小憩?网络中呼朋引伴的一局游戏?――大部分人都是这样消磨,但也有人愿意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用最热情的声音将历史文化常识传递出去,用最耐心的态度解答抛向他们的各种各样甚至稀奇古怪的问题,用一个人两小时的服务成就千百人两小时的充实。他们就是老物件里最年轻亮丽的风景线――博物馆青年志愿者。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牛牛高手论坛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